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497cc.com 加入收藏夹!


  第二天,我和晴乘坐航班返回了帝京。
  一路上,晴显得心不在焉,两眼出神的望着窗外,不知在思索什么。
  我则在疲倦中沉沉睡去。
  模糊中似有两瓣温润吻上了我的脸颊,带着晴发丝特有的清香,一滴湿润滑
落,随着暖意落在嘴角,咸咸的!这是?眼泪?
  伴随着发动机巨大的轰鸣,平稳着陆。
  终于可以回家了,我的父母,我的玉婷!
  我终于回来啦。
  晴一言不发跟在我身后,就如我们的初见。
  **************************************************************************
  出了机舱,候机厅通道处一排便衣的同事,突然感觉情况不对。
  带队的是李团,也算是老相识。
  李团凑近我:「奉命令带你回去配合调查,上头严令,你好好配合,这么多
旅客,别让老哥难做,有什么事情回头说」
  顿了顿「老哥我也是奉命行事,老弟,你我都是军人,军令如山你应该明白」
  李团显得有些为难。
  我不置可否的的点了点头转过身,看了一眼晴,晴仿佛没看见我一般,低头
望着地面,可我知道,那双美目的余光一直在我的方向……
  「谢谢你,晴,你真是个好女人,我就如同那些人一样,被你毁灭,是吗?」
  我嘴角上扬,「好」字说的特别重,是嘲讽?还是辛酸?抑或是别的什么感
情?
  我自己也不知道……
  晴抬起头,紧咬着嘴唇,身躯微微颤抖。
  但很快又恢复了镇定……
  「李团,容我给家人报个平安」
  「不行,这是违反规定的,你知道……这……哎,罢了,一分钟必须走」
  李团犹豫着最终还是给了我个方便。
  我已经拿起了手机「老公,你回来了」小妮子爽朗的笑声传来……
  「玉婷,我回来了,但是现在时间有限,有些事情还需要在组织这边处理一
段时间,可能快则一个礼拜,慢则十天半个月,处理完我就去看你,等你放假咱
们一起回去,时间紧,你帮我给爸妈还有你妈那边报个平安吧,我挂了。」
  最后回头看了一眼晴。
  晴已转身,只给我背影……
  「走吧,李团。」
  我很配合的跟着大队人马上了车,随即被带上了头套,全身禁锢。
  彼时我已经完全确定这根本不是什么配合调查,这是直接拿我当犯人对待。
  就因为那三十万?还是晴做了手脚陷害我?我仔细回忆着还有哪些地方犯过
错?
  ***************************************************************************
  三天了,好吃好睡好喝着,就是没人来审我。甚至除了看守,连个人影都没
有。
  牢房内设施堪称豪华,豪华到我都无法确定这是不是牢房。
  一日三餐按时送来,伙食完全按照组织标准丝毫没有降低。这待遇不错啊!
  但这是玩的哪一出?把我请来疗养?对外宣称配合调查?
  正琢磨着,看守进来:「你可以走了,办理相关手续。调查结束,奉命令释
放你!」
  说着递给我一份红头文件……
  这个变故,完全打破了我原来的判断。
  曾经我以为阿巍怀恨在心利用他外公的影响力报复我,而晴就是她们派来接
近我并找机会陷害我的人。
  只是这之中似乎出现了一些插曲,有人在帮我?无罪释放?不然作何解释?
  还是酝酿更大的阴谋?
  以扣留我来要挟玉婷?
  不好,如果是这样,玉婷现在的情况很危险……
  办完手续立马给玉婷打电话。响了很久,没人接?
  又拨通了翔子的电话:「翔子,这一年多来玉婷情况怎么样?阿巍有没有接
近玉婷?」
  「我靠,你小子自由了?有女友没朋友啊?也不问问我,劈头盖脸一顿玉婷。
  放心吧,玉婷天天上课下课宿舍教室两点一线,追的人倒是不少,可就是没
人成功。阿巍那小子和玉婷没什么接触,只跟我还有一些同学偶尔聚聚,那小子
上了大学好像变低调多了,没高中那么外露,车也没开,司机也不用了。不是我
说哥们,阿巍到底什么背景你这么在意?你跟阿巍还有玉婷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他转学是不是跟你们有关?跟哥们说说,哥们也好有个准备,不然你这叫我
当间谍算怎么个情况?」翔子又是一顿吐槽……
  「玉婷晚上有夜不归宿的情况吗?」我急迫「我靠,不是真有什么事儿吧?
  哥们,行,既然你不说我也不问了。不过夜里怎么样我可就真不知道了,我
不能一年365天给你蹲着玉婷宿舍门口吧?」
  「行吧,晚上到了学校请你喝酒,咱哥俩还有玉婷好好聚聚」我知道确实有
点勉强翔子了。
  再次拨通玉婷的电话,响了很久,仍旧没人接?正准备挂了直接赶去玉婷学
校,电话通了……
  「玉婷,干什么呢?这么久不接电话,我办完手续了,晚上就去你们学校」
  喜悦充满了内心。
  「啊……老公……哦……你晚上可以到?太好了……哦……」玉婷那边传来
一阵噗叽又嘀嗒的水声……
  「玉婷你在干什么?怎么说话断断续续,还有水声?」一丝疑惑与不安。要
不是联想到阿巍可能再次以我来要挟玉婷,我也不会往那方面想。
  「啊……我在厕所呢……哦,这几天好像上……上火了,有点便秘……啊
……哦……」听声音,玉婷确实在使劲……
  「啊,老公……哦不跟你说了,在厕所好尴尬哦……晚上到了打我电话…
  …哦,老公我想你……啊……」
  「等会,这一年多来,阿巍没再骚扰你吧?听着,玉婷,不管阿巍说什么做
什么,哪怕是以我来要挟你,你要记住,老公行得正坐得直,没有什么可以被他
要挟的,你千万不要上当,明白么?」我的语气很严肃。
  「什么?」玉婷显然很吃惊,沉默了几秒……只余沉重的呼吸……
  「喂?明白了吗?」我再次重申。
  「啪」突然一声清脆的声音,我在手机里都能听的很清楚……
  紧接着又是一阵连续的「啪啪」声,但是比刚才略小,话筒继续传来玉婷的
声音:「啊……好老公,我知道了,阿巍根本……哦……没跟我说过话,也没
……啊……骚扰过我……啊……」玉婷的最后一个「啊」字拖得特别长,然后一
阵有节奏的悉悉索索的声音……
  「你到底怎么了玉婷?」
  又是一阵沉默……
  过了良久,听筒才又传来玉婷的声音:「终于拉出来了,老公,我知道的。
  老公放心,晚上见,人家拉臭臭你还非要人家说话,好尴尬,挂了啊」玉婷
语调恢复了正常,只是嗓音带着些许干涩。
  看来小妮子刚才确实是在努力的拉屎,我多心了……
  看了看表,下午三点,还有几个钟头,我想无论如何我应该见见那个女人
……
 *****************************************************************
  望着眼前这个女人美艳而清冷我总认为,那是一双不似表面清冷而含情的眼
睛可那双眼,却又偏偏藏着一抹哀怨。
  一个女人,究竟经历过什么?才能形成这种复杂又矛盾的气质?
  「你似乎比三天前憔悴了」我开口,似笑非笑……
  晴望着我,美目闪动……有欣喜,还有惆怅……
  只是那眸子深处,究竟还隐藏着什么?
  我不知道……
  「告诉我,你为了什么?」
  沉默……
  「我应该恨你吗?」
  晴低头喝了口咖啡,仍旧沉默……
  「你为什么那天晚上跟我说那些话?如果你是阿巍派来的,你跟我说不就相
当于不打自招了吗?」我若有所思。
  我紧紧盯着晴的双眼:「你是阿巍派来报复我的,如果不是,你现在可以否
认……」
  晴的双唇抖动着,挣扎着似要开口,久久,终于还是无力的垂下。
  晴的沉默激怒了我:「我现在仍旧是组织内一员,你告诉我,以后我们再出
去执行任务,我是不是应该像防着那些婊子一样防着你?」
  「告诉我,你是不是个婊子?」我几乎是拍着桌子怒吼……
  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我们……
  晴的脸色变得苍白,浑身都在颤抖,一双美眸渐渐失去了色彩……
  「我就是婊子,我就是个下贱的婊子,是个千人骑万人操的婊子。你满意了
吗,你这个混蛋!」晴的情绪突然失控,对我哭喊着,那么的撕心裂肺。
  一杯咖啡向我泼来,晴头也不回的挣扎出咖啡店。
  我是混蛋?
  这究竟是一个怎样的女人?
  我突然想起飞机上那一滴温暖咸润的液体,那是晴的眼泪吗?
  她不跟我一路是必然的,可是她究竟是什么人?是不是跟阿巍一路呢?她说
的博弈者显然不是我跟阿巍的外公,那么是谁跟阿巍的外公呢?如果她不是阿巍
外公的人,那必然是另外那位大人物的人……不管是哪位,都不是我能招惹得起
的。
  还有,我推测有人暗中助我,这个人是晴吗?
  我悲哀的发现我竟然无论如何都对晴恨不起来。
  因为那滴眼泪吗?
  可我为什么会骂她婊子呢?
  苦笑着摇摇头,在一众人等诡异的目光中走出了咖啡厅……
  有些问题,以后遇见她再问吧……
  叫车驶向了玉婷的学校……
       ******************************************
  玉婷瘦了。
  「老公……」玉婷双眸含泪我笑望着玉婷:「老公这回放假到年后,可以好
好陪你了。」
  小妮子一头扎进我的怀里,满脸通红……老夫老妻了,拥抱一下还这么害羞。
  「咳……咳……这大冬天的,你俩拿我当灯泡取暖呢?」翔子又开始贫。
  三人找了个饭店,你一杯,我一杯。
  「你俩兄弟继续,我就这么多,一会负责送你们」玉婷的目光掠过我望了望
饭店尽头。
  我疑惑回头,可除了各桌的食客,没看见什么熟人。
  「玉婷,你是不是生病了?怎么感觉你一直心不在焉还浑身不自在?难道便
秘了?哈哈」翔子继续发挥调侃本色。
  小妮子今天一直红着脸,双腿还老是时不时交叉变换姿势,坐卧不宁。难怪
翔子发现了端倪。
  「哼,要不是这几天我肚子不舒服,喝趴下你,我先去趟洗手间」玉婷挥动
小拳拳跟翔子示威……
  「咱俩继续喝,翔子」看着玉婷向厕所走去,我跟翔子又开始了推杯换盏。
 ***************************************************************
  「这都半个钟头了,别是小妮子昏倒在厕所了,你丫快去看看吧,我看玉婷
今天好像身体不太舒服的样子。」翔子一脸坏笑。
  我这才发现,玉婷去厕所很久了。
  来到女厕门口,却见门口放着一块暂停使用的牌子,正准备起身去二楼厕所
寻找玉婷,女厕内突然传来一阵「噼啪」声。
  我以为是排风扇扇叶被风刮起的声音,没想到接着又是一阵若有若无的呻吟。
  很明显在刻意压抑着。
  里边有人啊?
  我止住了脚步。
  只能在门外大喊:「玉婷?是你吗?是不是不舒服?里边没有别人吧?要不
要我进来帮你?」
  「啊……老公,我在……啊……没事,还是肚子不舒服,你……啊……先跟
……翔子喝着,我……哦……啊慢慢来就好了……没事的,不要……啊……」看
来小妮子又在努力拉屎了……
  「不要?不要什么?你怎么了玉婷?」我有点担心。
  「没……什么……我说……啊……老公……你不要进来……要是……其他人
……啊……看见你……进女厕……哦……多……啊……尴尬……哦……我……怕
你担心……啊。」
  我好一阵无语:「你悠着点,别把小菊花撑坏了,哈哈」
  「坏蛋,啊……人家……拉不出来……还……嘲笑……人家……啊……到了
……啊……」
  「到什么?拉出来了?」我问玉婷突然失去了声响。
  「玉婷,没事我先回去了,你自己悠着点」我再次确认……
  「好的,老公,你先回去吧,我没事的,一会就过去」
  我的心里还是有些担心。
   **********************************************************
  转身返回了饭店大厅。又过了大约二十分钟,玉婷才回来小妮子走路都有点
不稳,满脸潮红,额头上也沁着一层细密的汗珠。
  「玉婷,这情况很久了吗?不行看看医生吧?长时间便秘可不好」我疑惑着
发问。
  「就这几天可能上火了,蹲得太久腿发软,还有出了身汗而已,哎呀,饭桌
上不要老是说这些恶心的事儿啦」玉婷低着头拿起纸巾擦拭着额头,显得不太当
回事。
  「我走的时候不是完事了吗?你怎么这么久才回来?身体不舒服说出来,可
不能藏着掖着,拖久了都是病,还有你去厕所前看见谁了?」我担心玉婷的身体,
语气变得严厉。
  玉婷一愣……
  「没有啦,之前好像有个同学走过,可能看错了吧。」说着低头继续擦拭脸
上的汗珠。
  「还有老公别担心了,没什么大事,我自己的身子自己还不清楚吗?就是感
觉没拉干净,又蹲了一会」
  玉婷似乎被我问的有些尴尬,闪躲着转移话题:「哼,你俩兄弟怎么回事?
  我进去之前就这么多,出来还是这么多,这么久没见面,也不多喝几杯,还
是不是兄弟?服务员,再来一瓶……」
  我跟翔子喝的可是58度宁林家乡酒啊。
  小妮子怎么个意思??
  「哟,我说玉婷,以前跟咱们聚会也没见你劝酒的,怎么着,今天嫌我当灯
泡了?急着把我灌醉?不过哈哈,喝就喝,但咱事先说好,你俩负责把我安置好
别让我冻死,然后你俩去哪我不管!」翔子一脸心照不宣的表情。
  玉婷明显被翔子说中了心事,低头不语……
  小妮子那点心思,司马昭之人,路人皆知啊……」来,翔子,干了」我坏笑
着看了玉婷一眼,端起了酒杯……
  「干了」
  「干」
  今夜不醉不归,重逢的喜悦,久别的爱人,多年的兄弟……
  醉意朦胧中,回忆如同雪片纷飞,慢慢地交织在一起,越来越清晰。
  突然想起了晴……
  可我为什么会想起她呢?
   ********************************************************
  跟玉婷把翔子送回学校,寒风吹来,酒劲开始上涌,在玉婷的掺扶下来到了
酒店……
  重温美好的时刻到了……
  小妮子一脸红润,我见犹怜,看来玉婷也是急需雨露恩泽啊,惹得我下腹一
阵冲动:「老……老婆,你快……快……去洗白……白,然后……嘿嘿,我…
  …在床……床上等你哦」
  我已经略微有些口齿不清。
  「老公,来先喝杯水醒醒酒」玉婷背过我倒了一杯水,模样有些焦急。
  「喝,你……你……先放着,一会……喝,你快……去洗白……白」
  我有些不耐烦……
  「讨厌,自己不洗,叫人家洗,老公一定要把水喝了哦,喝多酒不喝水是不
行的,你先喝了这杯,给你再倒一杯我再去洗澡」玉婷催着我……
  「哎呀,你可……真是……关心……老……老公过了……头,这么……着急
……干什么,好,我现在……喝,你放……放心了吧……」我说着仰头一饮而尽。
  「老公真乖,等老婆洗白白出来伺候你」说着玉婷又倒了一杯水才带着一脸
你是大坏蛋的表情走进了浴室。
  小妮子真是贤妻良母,心里头一阵得意……趴上了床等玉婷。
   *********************************************************
  不知过了多久,小妮子还没洗完?正挣扎起身准备去看看。
  突然,一阵轻柔悠扬的音乐响起,宛如从天而降一般,我的眼前凭空出现了
两个女人。
  应该说是两个令人血脉喷张的女人……
  我这是在哪?我不是在床上等玉婷吗?我在做梦?眼前的一切是真是假?
  我打量着房间布局,像极我住的酒店,但摆设却又不同?
  正自恍惚间,二女并排拥抱着慢慢扭头转向我的方向,只是却又好像看不见
我?
  两个女人各自戴着黑色头套,只余两眼和口鼻,头套上分别标着1号和2号。
  四只白嫩的乳房摇摇颤颤,二女身躯同向一侧的乳头分别被一个铁夹子夹住,
并通过一根铁链拴在了一起。
  哪怕二女身体再靠近,那铁链仍旧被紧绷成一条直线,丝毫没有缓冲的余地
……
  不疼吗?我心里嘀咕二女的另一只乳房则被放上了真空吸盘,吸盘内又带有
软刺,不断刺激着乳头四周,两只乳头早已傲然挺立。那物件还是电动的,嗡嗡
作响。
  二女浑身只余情趣肉色连裤丝袜,却不见内裤,各自顶着十多厘米的黑色红
底高跟鞋就那么面对面相拥着。
  慢慢,二女开始就着铁链颤抖着并排挪动身躯,只是每挪动一步都像会引起
身体最深处的战粟,在原地停顿良久,待战粟平静又开始小心的挪动,走的是那
么如履薄冰。
  最后并排拥抱着站在了酒店的巨大落地镜面前,各自扭过头痴痴地望着镜中
的自己,状态恍惚,娇躯开始颤抖,慢慢,那颤抖的幅度竟越来越大……只让人
觉得痛苦迷离却又带着满足,仿佛在期待着什么……
  突然,音乐骤然提高一个八度,越发狂暴,震耳欲聋……
  突升的音乐就似发令的枪响,瞬间,二女几乎同时奋力拔掉夹住各自乳房的
铁夹,争先恐后的窜到桌前,各自拿起一支装满液体的绿色小瓶,一饮而尽。
  只停顿了片刻,两女上身开始疯狂下沉,各自双手撑地,头部几乎贴至地面,
而四瓣美臀竟高高翘起,随着音乐节奏开始不断地上下摇摆,那上下身形成的
「人」字型弧度我前所未见,只是这样近乎畸形的体位却好像给二女带来极度地
刺激和满足,口鼻中开始发出一浪高过一浪的呻吟……
  这时我才看清,两女连裤袜内被各自被勒紧了一根犹如女孩手臂般粗细的大
号阳具,阳具竟然双双尽根没入。
  二女的双腿明显因为这畸形的体位而不堪重负,颤抖的越发厉害……然而两
个女人就如同犯了毒瘾一般,双腿的颤抖并没能阻止二女的渴望,反而动作越来
越大,如同两只正在发情期小便的母狗一般,头埋得更深,双腿蹦的更加笔直,
四瓣美臀急速的摇摆,疯狂地追求着因摇摆所带来体内阳具抽动的快感……
  淫水早已湿透了二女贴身的肉色丝袜,假阳具交合处已是泥泞一片。不断涌
出的淫水,在丝袜交合处形成了大片白色泡沫。那淫水多到居然顺着大腿缓慢下
流,已然湿透了上半截丝袜,直至膝盖处。我看的血脉喷张,顾不得什么君子做
派,憋了一年多的欲望即将喷涌而出,正准备起床将二女就地正法。
  突然,从角落里又走出一个赤裸的男人。
  怎么屋里还有个男人?我究竟是在哪?
  男人扎实的肌肉,健硕的身材,只是同样戴着头套,而真正让我目光聚焦的
却是男人下体那「健硕之物」,原来古书云嫪毐式「阴关桐轮而行」般的阳具,
真的存在?
  二女下体插入的假阳具比起这根来就如同还是个孩子……
  令我意外的是,男人径直向我走来?
  他要干什么?
  我条件反射般的想要跃床而起,却恐惧的发现浑身动弹不得。
  一阵危机感袭来,我只能眼睁睁看着男人慢慢走来……
  男人踱到我身边,不发一言,就那么定定地望着我……
  片刻,男人居然握住阳具在我眼前开始撸动……
  那驴物慢慢在男人手中膨胀变硬,如同跟我示威般,那么的不可一世……
  我突然有些懵……一个大男人对着我撸管?这算怎么个爱好?
  「啪」骤然一阵疼痛打断了我的思路,男人挥舞着变硬的驴物鞭向了我的右
脸……
  「啪」又是一下反抽在我的左脸……
  男人动作越来越大,仿佛跟我有血海深仇,就那么挥舞着坚挺巨大的驴物,
一下一下的鞭笞着他的猎物……口中传来一阵诡异阴沉的低笑……
  我已经出离愤怒,努力想看清男人的眼睛……却怎么也看不清……接着眼前
一黑,失去了知觉……
  」老公,你终于醒了?」
  睁开眼,原来是个梦?
  小妮子侧卧在我身旁,双眼布满血丝,不是熬了一夜吧?
  「这是?喝断片了?」我挣扎着……
  「你还记得什么,老公?」玉婷迫不及待的问我。
  这才确定原来真喝断片了……
  「我记得你去洗澡了,我在床上等你,昨晚咱们爱爱了吗玉婷?后边我就什
么都不记得了。」
  玉婷长呼一口气。
  黑亮的眸子盯着我,似有埋怨:「做你个大头鬼,我刚洗完澡出来,你就睡
得跟死猪一样了,还是我给你脱的衣服」
  我又把那个梦给玉婷复述了一遍:「昨晚我没什么吧?」
  玉婷一愣,沉默不语……
  「到底怎么回事?玉婷?」我感觉蹊跷。
  「哇」玉婷突然哭了起来。
  「你不是说不记得了吗?你昨天躺床上睡着了,我帮你脱了衣服擦干净让你
睡得更舒服,我一夜都没合眼地照看着你。你怎么那么变态,做了那么变态的梦,
现在还来反问我?不相信我吗?」玉婷越哭越生气,粉拳不时挥打着我。
  玉婷一哭,我就没脾气了。
  「对不起,玉婷,我就是做了个梦,感觉那个梦太逼真了。所以问问你。没
别的意思,你不喜欢这些变态的东西,老公以后不说了」
  顿了顿我仍旧有些疑惑:「那你刚才心虚什么?为什么我一问你就愣了」
  「怎么只有心虚才会愣吗?你看看床边的床单还有桶,全都是你昨晚吐的,
我一晚上没合眼照顾你,又是叫酒店换床单,又是给你端茶倒水,到头来你居然
不相信我,还问我那么变态的问题,我被你问的一愣,生气了不行吗?」玉婷停
止了抽泣,别过身不再看我。
  看了眼换下的床单和桶,确实残留着呕吐的痕迹……
  直起身来做了个深呼吸,空气中仍旧弥漫着淡淡的腥臭味,应该是我的呕吐
物遗留的气息……
  我有些尴尬,看来夫妻间有些话也是不能说的。
  「对不起玉婷,那老公现在补偿你吧」忍受着宿醉的折磨,我扑倒玉婷……
  「三天不准碰我」没想到玉婷态度坚决。
  「不是吧,玉婷,这都一年多了,你不想么?」我变得恼怒「就这么定了,
谁叫你做那么变态的梦,还怀疑我。罚你三天禁闭,以后不许给我说那些变态的
东西」玉婷不甘示弱。
  小妮子似乎真的生气了。
  直到三天禁闭过后,我才终于进入了玉婷那对我紧闭一年多的桃花源……
  *********************************************************************
  就这样,我在帝京一直陪着玉婷,夜夜春宵,一年多的分别,我们肆意发泄
着情感和欲望,感觉小妮子现在做爱是越来越投入,小别胜新婚这话不假。
  寒假我们一起回到了宁林……
  岳母已经开始询问我们什么时候结婚,而我也向我父母明确准备等玉婷毕业
就娶她……
  2005年3月,分别时刻又一次来临,我回到了部队,而玉婷再次回到了
学校……
  还有一年,玉婷毕业我们就可以结婚了,短暂的分别影响不了我的心情,心
中充满希望!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497cc.com 加入收藏夹!